快訊

拜登比照去年模式又改口 表達清晰和模糊間的對台新立場?

【低潮中最溫柔的陪伴‧徵文優勝作】熱帶雨/毫無保留的白色溫柔

(圖/暮冉muran)
(圖/暮冉muran)

主題徵文深夜解憂電臺:低潮中最溫柔的陪伴」為一刻鯨選、聯合新聞網閱讀頻道及讀創故事共同攜手舉辦,邀請大家分享激勵人心的生命故事,並鼓勵、陪伴那些曾與你經歷相同低潮的人!得獎金榜已公布,所有入選作品將陸續搶先刊登於閱讀頻道。

文/熱帶雨

「請問您的緊急聯絡人呢?」

原本正準備換上病人手術服的我,轉頭看著一臉疑惑的護理師

「我已經成年了,而且這只是個小手術,請問這樣也需要緊急連絡人嗎?」我有點不解地問。

沒想到聽完我的問題後,護理師們竟然有點驚慌失措的感覺,圍成了一小圈低語道:

「這樣可以嗎?」

「不好吧!萬一出事了怎麼辦?」

「就是啊,誰要負責?」

「這樣沒有人敢做吧?」

我心裡悄悄地嘆了一口氣。

只見一個面善看起來又熱心的護理師,稍微怯生生地走上前來說:

「因為需要麻醉,或是可能遇到一些突發狀況,還是需要您留下緊急聯絡人的資料,親屬或是朋友都可以…」

「親屬都在國外,因為需要檢疫來不及回來,朋友的話,目前好像…沒有?」

原來自已也到了不好隨意找朋友的年紀。

「同事的話也可以,只要有人可以聯絡都可以…」護理師幫著出主意道。

「那…好吧!」我查了查手機,隨手寫下了個交情還可以但不熟的同事聯絡資訊,暗暗祈禱她不會接到任何通知。

躺進了手術房的床上,最後映入眼簾的只剩下純白的制服與牆壁,像被一無所有的白色包覆一樣,在聽著麻醉醫師的喃喃低語中,我漸漸地失去了知覺。

*

朦朧的意識裡,出現在夢境中的,是幾年前喪夫以後為了轉換心境,在好幾年前去過的溪頭。

我和外子因為旅遊而相識,外子也很喜歡旅遊,年輕的我們,異口同聲地無法理解「舊地重遊」這個詞彙,總覺得既然人生、金錢、時間都有限,太多地方沒機會去了,為什麼還要浪費時間重遊舊地呢?

然而喪夫之後,活到了現在的年紀才能體會,喜歡有人結伴出遊、又始終無法習慣旅行團的我,到了孤身一人的現在,似乎連旅行都成了困難;不是因為無法前往,而是因為缺少了可以跟我共享旅程與目的地風景的旅伴,就算能夠順利地到達目的地,在陌生的地方反而使我更顯徬徨,那似乎越發鮮明地提醒著自己,我已孤身一人。但如果是舊地重遊,雖然不再像是發現新大陸般的雀躍心情,卻彷彿每走一步,就能夠拾起一片片那鑲嵌著往日美好的回憶碎片。

意識逐漸地遠去……。

夢境中,司機熟練地開著公車,隨著山路蜿蜿蜒蜒地像要往天上開去。我將頭靠著車窗,望著天空上那像細絲一般落不盡的綿綿細雨;相識的人未必同站下車,一起搭到終點的人卻也未必相識,這不像極了人生嗎?

初秋的溪頭,天已微涼,踏進溪頭的森林,筆直的樹幹像是要刺破天空一般巍峨聳立,蓊鬱濃綠的松柏樹冠間,但見松鼠上下嬉鬧;被水氣潤濕的地面則略顯濕滑,油亮的青苔透出一股清新的氣息。健行了一小段路後,我接著走上了架設在樹林間的空中走廊,曲折的廊道奇妙地繞走於樹幹之間,乘著林間漸漸升起的氤氳霧氣,恰似飛龍盤旋於白雲之巔,我貪享著眼前美景,恨不得大口吸盡這飽含天地精華的水霧,讓沁涼的霧氣滌盡被孤寂侵蝕得傷痕累累的心靈;然而不知何時周遭人聲漸稀,回過神來,四周竟已變成了白茫茫的一片,孤獨又悄悄地包圍了我,這世界,似乎又只剩下了我一人……。

*

我全身無力地醒來,原本以為又會是在一個孤伶伶的房間,在那個一無所有的白色房間。

但我卻看到了那個面善又熱心的護理師,而她也正靜靜地望著我。

「太好了,您醒了,我去請醫師過來,您稍等一下。」

「妳一直在這裡等我醒來嗎?」

「也不能說一直,不過不知道為什麼,看到您一開始沒有填寫緊急聯絡人,又自己一個人進手術房,總覺得很捨不得的感覺,就希望您醒來時,不會覺得只有自己一個人這樣,所以在這裡等。您稍等一下,我去請醫師過來。」

我第一次知道了原來,這世上,竟然還有這樣無私的陪伴。而這樣不求回報的陪伴,是如何地拯救了因為孤寂而常年抑鬱寡歡的我。

盈眶的淚水撲簌而下。

我終於了解醫師與護理師制服的白色,不是因為反射了所有的顏色而一無所有,而是因為他們對待病人,已經毫無保留地給予了他們所能提供的一切。


護理師 手術 醫師 夢境 深夜解憂電臺 一刻鯨選 讀創故事 徵文

相關新聞

【文房百寶】送潮人/百變墨條

大多數人說到「墨條」的印象就是一個黑色長方體,上面可能描有金字,而背面有一些浮雕的圖案。然而大家熟知的文房「四寶」中,變化最多的卻是墨條,因為它不像毛筆,基本上多是長桿形;不像硯台,必須要有一個平面或是斜面來磨墨;更不需要像紙張,只能是平坦有相當幅寬的物體。 墨條,可以是任何形狀。所以只稱呼「墨」似乎更適當。

【流浪‧市吃員】金大佛/以一杯冰鎮紅玉,佐片刻樂好日常

「我在爬樓梯了,等我一下!」電話那頭傳來的是渾厚的男聲,儘管語句夾雜著喘息聲,卻仍被他帶有南部陽光氣味的台語腔勾起強烈的好奇心。那樣的熱情溢過話筒感染了我,因此便有了預感,自己將會在此處得到美好的午後時光。

【碗美餐桌‧徵文示範作】吳旻育/市場裡的我家菜粽

文/吳旻育 我家在某路471號,423號是母親開的小吃攤,兩個定點之間隔著一個菜市場,我每天都得經過幾次。從家裡走到小吃攤,會路過市場裡的幾個攤販,包子店的外省大媽、賣地瓜的矮小女人、水果卡車的胖大

【碗美餐桌‧徵文示範作】金大佛/三代家常滋味,滷盡雋永浪漫

文/金大佛 離開學校與家鄉、一腳踏入社會後,吃遍了山珍海味與異國美食、嘗盡網路推崇的各式昂貴餐廳,餐點光鮮亮麗,總也襯著人心虛浮。然而誰知盤中飧再如何精緻繁盛,仍不免在夜深人靜之際,遙想家中那道平凡

【這些年‧那些事】利米/小學午餐三國志

文/利米 懷舊,是初老的徵象之一,既然抵抗不了,不如就擁抱它。站在年過三十的人生現場,拾起散落一地的往日,這些年、那些事,寫的不只是想念,更是一份此刻的理解。 本日的懷舊主題,跟飲食有關。都說

【碗盤裡裡外外】吳旻育/古早農村人情味丼飯:割稻仔飯

文/吳旻育 宜蘭的稻米多是一年一穫,每年七月左右,各家農田開始收割。於是宜蘭的夏天,時常能看見一台收割機,從田的一邊,緩緩駛到田的另一邊,鷺鷥盤桓,等著土壤被機器翻起,是所有生物都在等待著糧食的景色

商品推薦

udn討論區

0 則留言
規範
  •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,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,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。
  •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,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,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、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。不同意上述規範者,請勿張貼文章。
  • 對於無意義、與本文無關、明知不實、謾罵之標籤,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、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。不同意上述規範者,請勿下標籤。
  • 凡「暱稱」涉及謾罵、髒話穢言、侵害他人權利,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、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。不同意上述規範者,請勿張貼文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