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網路徵文優勝作】YUI/選擇的兩難

圖/Emily Chan
圖/Emily Chan

簡單的困難

文/YUI

人手一杯飲料是台灣社會的常態,我也不例外。拿著店家設計的好看杯子走在街道上,幻想整個人氣質得到提升。插上吸管啜飲一口咖啡或冷飲,工作或學業上的壓力瞬間拋諸腦後,雖不是天大的富貴,卻也是生活的小確幸。

偶然看到生態影片,長達十五公分的吸管從海龜鼻孔拔出、保育人士搶救排泄出塑膠袋的綠蠵龜,那是非常震撼的畫面,血淋淋直刺人心;我這才正視從前想過但很快無視的問題──頻繁喝飲料留下的垃圾,將導致生態浩劫。

放棄便利選擇環保,看似簡單,實行起來則有重重困難:外食不免忘了帶環保筷,縱容自己先用免洗筷、說下次一定記得;想買飲料時環保杯往往放家裡,啜飲完心底才閃過愧疚。

這是對縱容慾望與生態永續的兩難,我必須改變,希望小小的舉動能成為善的力量,當每個人都能夠順手做環保,未來世界將變得更好。地球上不是只有人類,由千千萬萬物種所組成,不能毀在2021年統計台灣一年喝掉的十二億手搖杯裡。

從掙扎到習慣,現在的我出門前會檢查有無攜帶環保筷跟環保杯,並從中延伸出不要浪費水電、順手關燈、降低對物質的慾望,也減少了買飲料的次數。地球的資源有限,肆意浪費與愛護環境,我選擇較為麻煩但能讓自己心安理得的後者。

回音

文/魚肉先生 Mr.Fish

那時,學校裡的小玩伴們一口氣跑光了,只剩我在原地發愣。

小學三年級的我嘗試冷靜下來分析情況,可腦中千迴百轉,嗡嗡聲不絕於耳。有著某些誰,不斷說著「糟糕了」、「做壞事」等字詞,我的胸口像往內凹陷了一個洞,呼吸不到空氣。

那聲清脆的「匡啷──」,迴盪於在場每個人耳中。這情況完全不可逆,彷彿我殺了誰——是了,那個花瓶就是我殺死的,散落出的土壤便是流淌一地的鮮血。就這麼丟著逃跑吧?但這樣馬上就會被發現的,快想啊!必定能想出解法的吧?我小心將花瓶碎片拼回原貌,並將遺落在外的土仔細撿乾淨、鋪回花瓶裡,前後花了約莫半小時「清理現場」。

不過……這裡是不是有裝監視器呢?

那個花瓶應該很貴吧?

我會從此被貼上壞小孩的標籤吧?

宛如落進幽深山洞,每往裡頭走一步,字句及情境便不斷回放,吞食著良心。一開始選擇隱瞞,現在選擇說出來,是否還能得到原諒呢?我確實感受到某種真切的絕望與恐懼感。

「我……打破了主任的花瓶。」

隔天,終究選擇坦承。

扭捏的我頭皮微微發麻,師長則沒放在心上,還告訴我們不用賠。不過,後來媽媽仍帶著我找了一只類似的,記得約花了兩千元。

先前那些縈繞腦中的聲響與黑洞,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。

尊重

文/阿順

那時,學校裡的小玩伴們一口氣跑光了,只剩我在原地發愣。

小學三年級的我嘗試冷靜下來分析情況,可腦中千迴百轉,嗡嗡聲不絕於耳。有著某些誰,不斷說著「糟糕了」、「做壞事」等字詞,我的胸口像往內凹陷了一個洞,呼吸不到空氣。

那聲清脆的「匡啷──」,迴盪於在場每個人耳中。這情況完全不可逆,彷彿我殺了誰——是了,那個花瓶就是我殺死的,散落出的土壤便是流淌一地的鮮血。就這麼丟著逃跑吧?但這樣馬上就會被發現的,快想啊!必定能想出解法的吧?我小心將花瓶碎片拼回原貌,並將遺落在外的土仔細撿乾淨、鋪回花瓶裡,前後花了約莫半小時「清理現場」。

不過……這裡是不是有裝監視器呢?

那個花瓶應該很貴吧?

我會從此被貼上壞小孩的標籤吧?

宛如落進幽深山洞,每往裡頭走一步,字句及情境便不斷回放,吞食著良心。一開始選擇隱瞞,現在選擇說出來,是否還能得到原諒呢?我確實感受到某種真切的絕望與恐懼感。

「我……打破了主任的花瓶。」

隔天,終究選擇坦承。

扭捏的我頭皮微微發麻,師長則沒放在心上,還告訴我們不用賠。不過,後來媽媽仍帶著我找了一只類似的,記得約花了兩千元。

先前那些縈繞腦中的聲響與黑洞,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。

劈不下的刀

文/古家榕

十歲那年看《雪山飛狐》,眼見胡斐與苗人鳳決鬥,兩代的恩怨情仇,戛然而止於「他這一刀到底劈下去還是不劈?」的開放式結局,闔上書頁的我──套句當代大不韙的說法:直想寄刀片給金庸他老人家。

年歲漸長,倒也明白過來:大破大立不難,負重前行才是挑戰。選與不選僅是一瞬,難在之後蜿蜒出的無數個日夜。所以胡斐的那刀,沒辦法劈下,畢竟,每個讀者願意背負的傷,從來都不一樣。

話說回來,武俠角色的尋死覓生,到底難不過在現實裡活著。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尤其青春期少女,幾個人就能開武林大會。很長一段時間,自己感到迷惘:A說B跟C講我壞話,可B仍親切相待,C也從未表態,若是如此,A為何要仗義執言?而我,又是否該追根究柢?(這一刀,是劈或不劈?)

十五歲的我,猶豫半晌,最終選擇裝傻。這麼做與其說是逃避,更像是承認人性的曖昧並擁抱它。一度想寄刀片的女孩,放棄單刀直入的鋒利,只因為她發現,快意恩仇,日子不見得比較好過。

多年後,金庸先生出了套新修版,《雪山飛狐》的結尾依舊未改。可如今的我,已不再期待他的答案。每個人的結局,從來都不一樣,至於我,終究只能依循本心,抵達最初前往的地方。

延伸閱讀

天心舒淇是小學同窗 因戲重逢再續前緣

減少一次性餐杯具垃圾 台南「迺夜市」好康報你知

影/麥森瓷器特展移師高雄漢來 富豪藏家現身

拒絕觀光污染 濟州島業者自發從環保源頭減廢

相關新聞

【迷偶像】朱玲/自在瀟灑的一片雲

曾經迷戀的偶像就站在眼前

【閒話吃喝】九里安西王/大口吃潤餅

母親每次都準備超量的食材

【記憶藏寶圖】keiko/半日舞妓回憶錄

二話不說,我將「舞妓體驗」排入了行程

【洗車工祕密基地】姜泰宇/回收阿伯的逆襲

洗車場附近,有多位撿拾回收的長輩

【人生好樣的】王琄/無謂前途,無畏老之將至

沒有「喜愛」的錢或「討厭」的錢

【生活進行式】洪倪/跑三圈就好

夏天到了,選一個乾爽的夜晚,我們去跑步,沒有目的的那種。

商品推薦

udn討論區

0 則留言
規範
  •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,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,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。
  •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,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,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、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。不同意上述規範者,請勿張貼文章。
  • 對於無意義、與本文無關、明知不實、謾罵之標籤,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、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。不同意上述規範者,請勿下標籤。
  • 凡「暱稱」涉及謾罵、髒話穢言、侵害他人權利,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、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。不同意上述規範者,請勿張貼文章。